他们为啥逃离华为?有人熬不下去了,有人称领导垃圾,有人被劝退

2019年10月31日 10:15
作者|市界 秦海清

编辑|老拿

毫无疑问,华为是一家令人艳羡的全球超级企业。

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公司,华为掌握全球领先的5G技术,是国际领先的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提供者,也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生产厂商,为员工支付顶级的薪酬。种种光环加持下,华为引无数求职者心向往之。

尽管如此,华为依然仿佛一座“围城”:外面的人想进去,里面也有人想出来。

据挖矿大叔不完全统计,2019年以来,有近1000人在华为心声社区发布“国际惯例”帖子。所谓“国际惯例”,就是华为员工离职时最后的留声。有华为人通俗地解释称,国际惯例=GJGL=赶紧滚了。

对于一个有19.4万员工的企业来说,1000人多乎哉?不多也!何况人来人往,实乃常态。

可究竟为何,这1000人选择离开?


“实在熬不下去了”

入职华为前,HWA在互联网公司工作,工作比较独立、涉及面窄,而在华为工作要涉及无数的部门和人。更让HWA接受不了的,是华为的工作强度。“单休,平时回家基本12点,根本没有自己学习提升技术的可能,身体一直处于疲劳中,现在回家爬个楼都气喘吁吁”,他在“惯例贴”中称。

这样的状态不是HWA想要的,“很痛苦,没有以前工作顺手”。于是,HWA离开了华为,还是想回到互联网公司去。

华为经常加班让HWB很无奈,他认为工作不是全部,家人更重要,“最近几个月战时状态加班更多了,晚上回家儿子都睡了,早上走的时候有时儿子还没醒。”

HWB离职时告诫同事,“一定注意身体,公司少了你可以马上招到人顶替你,家庭少了你顶梁柱就没了,一个家庭就毁了。”

HWC因人生理想来到华为,国庆后,他大病一场,元气大伤,感觉自己没有足够的精力继续奋斗。尽管他在华为才待了99天,他很快就“悟道”了——第一位身体健康,第二位才是升职加薪、脱B入A。

HWD在华为已经工作7年,本来可以再熬一年到保留股票退休的,“但是实在是熬不下去了,生理预警要求离开。”他承认华为的待遇高外面一大截,“工资是零花钱”说法不假,“但是不同阶段,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了。人生下半场拼的是身体,健康最重要,老婆孩子热炕头最重要。”

因工作强度过大导致身体健康状况不良,在离职华为的人群中,不胜其数。

该退休了或者想通了

HWE今年40,在华为奋斗了10年,入职的时候,他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——能够在华为安心工作到退休,现在算是实现了。

“新老代谢,必要也必然,我们奋斗过,我们把青春播散在这里,这就够了,革命尚未成功,留下的同志继续努力”,HWE说。

HWF1998年大学毕业就进了华为,一直干到退休,到考勤截止那天,他在华为工作的天数定格在7775天。不退休也不行了,HWF说自己40多岁,身体早已亚健康,腰疼、颈椎疼、容易疲劳、失眠、神经衰弱等等,他建议年轻人要爱惜身体,不要到了年纪大了才后悔。

HWG已经在华为工作14年多,本来想“功成身退”,他的合同也还有几年,想着特殊时期再多出点力,还想以华为人的身份见证“晚舟归航”。但他还是想通了,“公司是一辆列车,不同的站上不同的人、下不同的人,不是车上所有的人都会跟着列车前进,人的一生总归要换乘几次不同的列车。想清楚了,就顺其自然的想要下车,多坐了半年,不能再等了。”

在华为待了8年多的HWH,今年3月刚刚续了4年的合同,又考虑到自己前途渺茫,还是主动提了离职,主要原因是个人不够强势,难有出头之日,“趁着年轻,还可以去外边闯荡一番”。

因为平庸而被劝退

不是所有人都能平稳“下车”,有华为员工是被劝退的。

2017年,HWI以应届生的身份进入华为研发部门,两年多来,从未升职加薪,做着边缘的工作,“得了连B,平庸劝退。无能为力,无可奈何。”

HWJ正写着代码,一个电话就直接“被惯例了”,“入职三年,绩效一般般,属于扑腾着前行的普通孩子。个人认为成长非常明显,也即将负责核心任务,可是指标来了。”

在华为工作3633天,无A无C,HWK也因为平庸被劝退,“反思自己,身体一直很辛苦,思想一直很懒惰。”

HWL本来想着合同到期不续签,“但今天绩效公示翻看了半天,没有我的名字。太出乎意料了。”他想起为了今年公司遇到的困难,春节回家的机票都临时退了,给两年未见的老父亲请假;为了BCM,连续两个月没有怎么休息,一个人承担了以前几个人的活。

“以为可以好聚好散的,万没想到是这样。”HWL说。

还有33岁的HWM从小厂社招进入华为,工作几个月后,转正没通过,直接“被惯例”了。

“领导垃圾”

不乏有华为员工因上级领导“垃圾”而离职。

HWN40多岁,社招入职华为8年来,混得很一般,续签合同时他婉拒了,因为不想再憋屈了,“ 一些心胸狭窄的小领导就不用跟随了, 他有的是办法逼你走的。 祝福华为挺过难关。”

HWO的“惯例”留贴只有一句话:在华为遇到垃圾主管就赶紧换岗,同样一个人,在不同的主管下会有不一样的成绩。

HWP离职时把大小Leader都吐槽了一下,“小Leader只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,不考虑兄弟们,张口闭口‘兄弟们’,有锅‘兄弟们’抗,有功劳自己上,本来不错的部门被他一手牌打的稀烂。”

至于大Leader,就知道“画大饼”,“你去年和前年年会画的饼还没吃完呢。管理手段总结起来就两招:发脾气+兄弟们加油,呵呵。”

领导不尽然“垃圾”,也有不少员工感念领导有恩。

HWQ说,“可能真的是命好吧,感觉周围的同事主管都挺好的;导师再忙,也会帮助协调资源,也会认真解答问题,主管也会很耐心的和你沟通。”

复杂的华为内部

离职华为的员工中,多数人感觉华为内部太复杂了。

HWR总结道,“坑太多,人太杂,老实人容易吃亏,新人容易背锅,人心复杂,大部分自私自利。社招过来的新人就是背锅的,主管不行,拿新人开刀,还连续几次。对这里极其失望,传说中的大平台,一团糟,宫内斗,越来越浮躁。”

除了钱给得到位,在其他方面HWS不觉得华为是“一线大厂”——1、公司在软件上差距比较大;2、很多老员工有一套自己处事的方法,虽然有些技术上是大牛,但是各种不合作,推锅;3、IPD虽然把公司流程正规化了,但在国外很老的技术,不仅以前的问题没解决,还添加了很多新问题;4、大家早没有了“胜则举杯相庆,败则生死相救”的感觉。

在华为待了8年,HWT离职时没有留恋与不舍,“无休止的加班、项目进度、问题、电话会议、流程、胶片、甩锅... 在研发的道路上越走越偏...”

HWU到华为时,恰逢“A国事件”,本来想着乘着大浪能干点实事,“结果还是太年轻了”。他发现大家都是为了绩效各自明争暗斗,工作上基本关注业务内容,开发技术相关内容很少涉足(很多人基本不开发)。再者,部门之间墙重,各种甩锅,“本来一些小事件,邮件满天飞,动不动就上升2、3级部长。”

HWV挺惨的,社招入职一年半,“已经替部门背了2个C,走之前大概率会再背一个,入职前听说这是惯例的常用手段。”

至于给C的理由,他认为很扯淡。“内部勾心斗角,互相拉派系关系。部门之间互相推诿。推动困难,自认为工作态度积极认真,对工作和项目一丝不苟,加班加点努力完成,输出不少成果。只是考评太扯了······”HWV对此太多失望。

HWW曾一度以在华为工作为傲,时至今日华为依旧对外显示了让人敬佩的气势,但他发现,华为已经得了“大公司病”,而且病得不轻,“不断地刷新价值观,没有了精神文化,少了一点人情味和对人的尊重,剩下‘有钱能使鬼推磨’。”

两年前,出于对海思的倾慕,HWX不顾劝阻来到华为,“没成想来了之后各种被坑背锅,辛苦工作不被承认,心被伤透后,无奈选择离开”,他说,“华为是座围城,大家且行且珍惜。”

挖矿大叔在翻阅近千条“惯例贴”时,注意到华为员工的“忍狠滚”三字诀。

所谓“忍狠滚”,华为员工理解为,“要么忍着,要么对自己狠一点,实在不行就滚。”

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pk10代理网址 吉林快3代理 江苏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